人文专栏

在手术室轮转的十个月

文章来源:中华现代亚博客服电话多少杂志 作者: 编辑: 发布时间:2020-06-05


其实每次转科都会心情复杂,兴奋与难过参半,实习的时候这种感觉不是很明显,可能是因为短短一个月让我没有那么深的感触。


手术室是我从象牙塔毕业后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个科室,也是我目前工作时间最长的科室。从去年酷暑到今年初夏,10个月,这次转科让我感觉像又毕业一次,所以,我想说说这十个月在手术室的所见所想。



手术室初印象

经过半个月的岗前培训,我们迎来了公示第一个轮转科室的时刻,其实在之前填报意向并没有填报手术室,当老师宣布我去手术室的时候我既茫然又激动。


我知道自己将会迎来一种新的工作模式,果然我到手术室的第一天对于什么都是好奇的,那些只有在电视剧中看见的场景如今栩栩如生的出现在我眼前。我跟着老师熟悉环境,看到每个手术间做着不同的手术,每个人各司其职,井然有序。


从懵懂到熟悉

开始跟着老师上台,学着刷手,穿无菌衣,戴无菌手套,学着清点,核对等等,学着怎么配合手术,学着规章制度,学着细节要点。但还是力不从心,因为对于从来没有来过手术室的我要记忆的东西太多,手术流程,术者习惯,耗材数量名称,器械名称等等,但是一切都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,我们其实都是模仿着前辈的样子逐渐熟悉工作的。


我们科有着比较成熟的新人培训模式,从被带上台,学器械护士的职责,到1年后学习巡回职责;从简单小手术如LC到大手术,骨科手术从四肢手术到脊柱手术到关节手术,最后再到配合要求高的胸科,神经外科,体外循环,每种专业的手术都是手术室的专业组长来带,我们学到的是最正统和标准的,无论是各专业手术摆台,站位,配合技巧等等,让我们从一开始就规范。日常我们会写手术配合,包括手术流程、体位、麻醉方式、切口、相关解剖、需要的东西、器械、注意事项、术者习惯等,做出总结,然后在一段时间内多次做这类型手术,最后掌握,在这种培训模式下我们逐渐掌握这种专业性极强的工作。


从兴奋到失落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这种工作模式开始变得失落,失去了开始时的激情。


实话实说,刚进科的我兴奋于手术室不是很频繁的夜班,兴奋于不需要和病人家属过多的交流,兴奋于没有复杂的亚博客服电话多少记录单,兴奋于我干好一台手术的成就感。虽然手术不是我做的,但我觉得在一台手术中我的价值不可或缺,我甚至有种想申请定科的冲动。


慢慢的因为不规律的吃饭,狼吞虎咽让我的肠胃大不如前,有时候下台比大夫晚,吃的比大夫快,上台比大夫早,还因为有时候手术不顺利被主刀医生作为发泄窗口。由于手术量的增加,为了尽快完成全天手术,于是压缩了接台时间,使得我们总是紧紧张张的。可是这不是关键的,快节奏的工作就会存在出问题的风险,而且导致我无法完成标准的流程,有时候让我很为难,毕竟我们也是服务于医生手术。


有一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班,我是个爱做规划的人,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我大部分是按照计划来的,这样的班制总会使我不是很自在。


经过半个月的岗前培训,我们迎来了公示第一个轮转科室的时刻,其实在之前填报意向并没有填报手术室,当老师宣布我去手术室的时候我既茫然又激动,我知道自己将会迎来一种新的工作模式,果然我到手术室的第一天对于什么都是好奇的,那些只有在电视剧中看见的场景如今栩栩如生的出现在我眼前,我跟着老师熟悉环境,看到每个手术间做着不同的手术,每个人各司其职,井然有序。

从迷茫到清醒

我始终觉得我们这一代没有想象中怕吃苦,我们不怕累,但是我们受不了委屈。在手术室的新人被主刀医生呵斥,责骂,催促是常事,有时候想想委屈也是吃苦的一部分,但我真的很难释怀,可能与我的性格有关吧。


我觉得我们医护本是一体,被自己人骂我心里五味杂陈,而现在我已经习惯了,也觉得无所谓。我始终认为,我与大夫之间是合作关系,不是上下级关系,没有必要吆五喝六,我对他们保持尊重,但我没有必要唯唯诺诺去怕。


当一开始的坚定由于各种原因没那么坚定,便会陷入迷茫,但迷茫毕竟是短暂的,既然已经决定,那便不后悔 。我清醒地认为在轮转期间要多学习,多感受,道听途说远没有身临其境的感受来的强烈,众乐之中找到所乐,众苦之间找到自己能吃的苦,这是我十分清醒的。



最后我还是十分庆幸在手术室遇到的老师们,我们亲切的称呼为自己的“师父”,虽然一开始不好意思叫出口,但她们真的负责,有能力,有温度,令人佩服。在我有困惑的时候像解惑大师一样不厌其烦地教我技巧,生活中激励我,迷茫的时候帮我提出意见,当我不熟悉第二天的手术和医生,她们会在前一天晚上告诉我准备的东西和注意事项,当我挨了骂会告诉我如何疏通情绪。



人生的分岔路有那么多,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将会相遇,可能一念之间我们便是永不相交的直线,所以我一直觉得相遇真的是缘分。


最后的最后告别这段缘分:春去夏来,聚散无常,相逢有时,别来无恙。